1.9 DAOs
本页翻译:Tokidoki Li(Butian Li ) | 校对:程嫚嫚Emma、屏风 | 编辑:郭梦君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 简称DAO)可以被视为最复杂形式的智能合约。一系列复杂的代币治理规则,把去中心化组织的章程写入了智能合约的编程代码里。
比特币网络曾被视为有史以来第一个,全部利用分散式共识协议来协同工作,真正意义上的自治集团,并且任何人都可以采用。而今,更多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登上科技的历史舞台,并且借助软件彻底虚拟化。以比特币式的自治集团为例,是这庞大而复杂的技术层级,和人机系统机制相辅相成,才使得这种自治基础架构的得以产生。
如今在这个历史发展的节点,去中心化自制组织,通过智能合约得以实现。诸如以以太等众多相类似的区块链 ,它们都是建立在越来越,深不可测的区中心化网络和共识科技之上的编码执行。

去中心化组织(简称 DO)

去中心化组织这个构思是基于传统组织和去中心化概念之上的,然而,不同于通过人为控制,或者通过法律维护的阶级式结构,去中心化组织的构成包括一群人,按照既定的规则进行互动。这种规则,通过代码被编写进区块链强制施行。
一个区中心化组织(DO)可以选择性的,利用法律系统保护其所有的资产,而这完全是次级保护。以一个股份制公司为例,股东的股份持有权可以被全部写入区块链;继而,个人对公司的股份持有的全部记录,将被一个长期运行的区块链合同记录在案。并且,区块链上投票选举,可以使股东们挑选董事会和公司员工。
智能资产系统可以直接和区块链技术整合,有望使去中心化组织控制车辆,保险柜,甚至地产。去中心化自制组织,是去中心化组织的最高境界,它虽然是一个在网络上自生自灭的自制组织,但是也严重依赖雇佣真人来执行一些任务,这是自动机器人无法代替完成的。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打破统治

统治是规则与规范的框架,它指导人们如何与他人互动,并且被维系,管制和起到追究责任的目的,它控制集体问题的决策过程,继而促生社会形态、规范、和制度的增强和繁衍。这个过程的有多正式化,取决于组织的内部规则,和外部的商业合作对象。因此,统治可以是多种形式的,有不同的成因和不同的命运。
统治旨所有治理过程,不管是政府、市场,抑或是网络、家庭、部落 -正式或者非正式,通过法律、规范、武力或语言。区块链可以打破所有传统的政府架构,挑战我们已有的对统治的认知。
自古以来,我们社会大部分的组织结构是自上而下的命令服从控制模式,区块链,通过解决传统统治结构存在的如下两个问题,实现更大程度去中心化和自发的协同,代替严格的结构限制:(1)委托代理困境 (2)协同过程中的交易成本。
智能合约(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又是最复杂形式的智能合约)在不需要信任的可信环境下,抓住亘古长存的一个统治问题,即政治学和经济学所谓的委托代理困境,对症下药。这里所说的困境之所以发生,是因为代理(组织或个人)可以代表委托人(组织或个人)做决定,并且影响该委托人。在这种情境之中,代理选择采取更多冒险举动,因为这个风险成本由第三方承担,通常这种情况存在消息不对等,道德风险就会存在。如果,交易中的冒险方比风险承担方更了解自己的企图,代理方就有动机从自己的利益出发,做出违背委托方的事情。
区块链和智能合约降低了交易费用和官僚主义的程度,并且引进了这样一种可能性, 即找到一种新的方式,以一种比我们现在所知的更加分散的方式来协调利益和治理群体。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如何运作?

程序编码撰写的智能合约,规定了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如何运作。它虽然是一个在网络上自生自灭的自制组织,但是也严重依赖于雇佣真人来执行一些任务,这是自动机器人无法代替完成的。
  • 交易Tokens:为了生存,一个去中心化自治组织需要某些方面有价值的内部资产,而且这些资产必须能够形成某种奖励机制,激励一些行为。这种注资事件的发生可以直接导致自治组织的形成,去中心化自治组织不需要阶级结构,也不需要有具备执行官或管理层。
  • 自治:组织一旦形成,就不会被外力所影响。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是开源式的,即完全透明,不存在腐败。一个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的金融交易记录和项目规则是靠区块链维护的。这样就免除了金融交易中,对于双方认可的可信赖第三方的需求。
  • 共识:从一个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取款或转移资金,一个持多数股份的股东(这个百分比可以被定义和编写入去中心化自治组织中)必须赞同这个决定。即使编码中出现代码错误,只有股东投票表决之后,持多数股份的股东赞同更改之后,代码才能被更改,当然,这让利用安全漏洞做文章的行为有机可乘。
  • 承包商:一个去中心化自治组织不能制造产品、编写代码、或者开发硬件。它需要承包商去完成这些目标。承包商由代币持有者投票任命而产生。
  • 提案:提案是去中心化自治组织中最基本的决策手段。为了避免大家提交过多提案使网路超载,一个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可以索要一定的提案递交押金,以防网路被垃圾电子通信攻击。
  • 投票:提交提案之后,会进行投票。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允许大家与世界上任何其他人互换沟通经济价值观,比如投资,募资,借贷,而不需要任何中间商,只需相信编码就行了。
所有应用公共区块链的虚拟币都是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即DAO(比如:Bitcoin比特币,Ethereum以太币,Dash, Digix 等等)。现代DAO是建立在区块链上的复杂只能合约。“The DAO” (译者注: 特指一个电子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和投资者导向的风险投资基金,于2016年4月30日启动) 就是一个建立在以太链上的DAO。
图: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来源:https://daohub.org (编者注:此网址已失效)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作为众筹的载体

智能合约,自开始在公共区块链网络上运作以来,如以太链,就已被写成程序,用于募集和管理具有任意实际经济价值的金额,被称为ICO(首次代币发行)。The DAO 就是一个首次代币发行的例子,其目的是成为一个没有基金管理人的去中心化自治投资基金。The DAO 掀起了当时最大数额的首次代币发行,募集了1.5亿美金价值的虚拟币。每个投资人都被保证分得其持有股份所对应比例的公司未来收入。并且,个人可以交易其持有的股份,用于买卖在虚拟币交易市场上发售的任何其他资产,包括法定货币和虚拟币。
尽管, The DAO 实验因为一个惊人而极具争议的”黑客攻击“结束于襁褓之中,继而成为了以太链的一个硬分叉,这种通过发行区块链上的代币,获得投资目标未来成功的持有权的新型众筹模式,启发了世界各地的商业头脑,同时燃起了一股ICO狂热。
图:The DAO的投票过程;来源:信息源:https://daohub.org(编者注:此链接已失效)
越来越多的创业公司,开始通过募集风险资本,来支持开发独立产品、服务、或者协议,通过这种手段来与用户或者投资人分享公司未来的成功。这些创业团队完全依赖于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模式的智能合约来管理创始人和投资人之间的关系,免去了复杂而又不确定的严格受法律监管的合同关系。
然而,规避法律制度,从而规避合法性本身,并不是大多数初创企业的首要利益。相反,正是低得多的进入壁垒以及尚未开发的新市场潜力促使企业家走上tokens众筹的道路。一种新型共享经济的理念,即服务的用户同时拥有服务的所有者,为这些初创企业提供了冒险进入法律灰色地带的道德基础。

对法律确定性的需要

试图以DAOS的方式运作的初创公司需要法律框架,使它们不仅能够在封闭的区块链网络世界内开展业务,而且能够与实体世界、传统金融工具世界和知识产权世界进行互动。为了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克服两个主要障碍。
首先,初创公司需要知道在销售加密tokens时哪些管辖区域里的哪些法规适用,在某种形式上可能代表未来利润的一部分。当代证券监管的潜在适用性不言而喻。第二,初创企业需要一个可行的法律契约框架,使DAOs能够被嵌入到我们现有的制度框架中,包括上述三个领域——物理和知识产权领域以及传统金融领域。
这两个悬而未决的问题都很棘手,因为它们需要律师在某个领域的直觉,而这个领域以前只是科幻文学的主题。然而,在相当大的程度上,部分答案可能是由一个有适当工作人员的实体制定的,该实体在解决国际私法、金融、贸易、公司法和税法等领域产生的复杂遵约问题方面有经验。

资料来源 & 延伸阅读